小楼又东风

光怪陆离

被猫啃光了的渔骨头:

考完试了终于画完了
我流人设 草稿流大头 有Bug算我 先受后攻
(第一张长图可能被压缩不太清晰)

你可以结束了。

帝都新风尚背后的男人

一口獠牙的小甜甜:

隆安十年,新皇不等登基,就亲赴两江战场。此后东瀛人临阵倒戈,江南大捷。


至此大局已定,任凭西洋教皇有通天彻地的本领,终于也无力回天。



于是顾昀终于挂了印。



其实在两江大营的时候,顾昀觉得自己挺好的——他既没有断胳膊,也没有断腿,甚至没破相,依然英俊潇洒。虽然打了一身钢板,但他与钢板兄相伴多年,早就“情同手足”。大败西洋军后,他认为自己离骑马上阵就差一场好觉。



把一干事务交接给沈易,顾昀终于卸了心头的甲,在帅帐里倒头就睡。枕戈待旦多年,这一觉果真是好觉,昏天...

【窦徐】玫瑰

似听鹤:

        窦老师最近有点头疼。
        自从他接了老教授的教书活,一日也不得安闲。班里的学生填其室,正经修学分的在打瞌睡,四野八方剩下的都是些不正经的,整天三姑六婆附体只对他的感情经历有兴趣,什么"老师你有女朋友吗"这样的话一天能听上百回,一股脑往他脑袋里钻,比鹦鹉还烦人,活生生地把他这几年苦心修炼的好脾气气回了高中时代。
       ...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
一口獠牙的小甜甜:

麒麟臂~

实在是热,也没个空调,真想光膀子(´;︵;`)

北疆一段不为人知的小事

一口獠牙的小甜甜:

上礼拜说到,沈将军咸鱼翻身,终于趁大帅被醋熏得五迷三道时涮了他一把,让他吃了一颗花球,抽到了那张字条。


如果单说“慰藉”,顾昀的慰藉有很多,长庚美人排第一,但除他以外,好吃的、好玩的、过命的兄弟、丧着脸的沈易,王伯种的娇花、老霍喂的宝马……人世间种种能让他驻足欣赏、笑上一笑的东西,都留着他的情,自然也都算他的慰藉。


可是,“行到水穷处”,指的又是什么时候呢?


顾昀第一眼看见这行字的时候,想起的不是他年幼失怙、耳聋眼瞎的那段日子。


一来那是太久远的故事了,二来么,后来好几十年一直也是这样,他反正也习惯了。现在再回忆,反倒是小时候...

蒸汽朋克版真心话大冒险

一口獠牙的小甜甜:

新皇李旻继位后第二年,正月十六,北行宫的温泉别院里灯火通明。


北大营不当值的将士全跑了过来,进京述职的沈将军也特意多留了几日,连向来勤勉的陛下都找了个托词,罢朝一天。有陛下坐镇,那些个想借“贺寿”之名跑来拍马屁的讨人嫌,就全都不敢露头了,北行宫全是自己人,又热闹又自在。


用罢了家宴,北大营的将士们不便长时间擅离职守,都各自回营地了,别院里笙歌渐消,曹春花嫌不热闹,就提议要玩“击鼓传花”。



“作诗么?”葛晨一听,脸色都变了,慌忙摆手道,“我不来,来不了,我给你们敲鼓算了。”


顾昀接道:“那看来我只好给你们...

经年

红白:

窦寻接到宋连元电话的时候,正在开期末总结大会。他没存过宋连元的号码,只是看见归属地,心里下意识一跳,抄起手机快步走出了会议室。


这通电话他接得有些忐忑,连语气都带了点不自觉地小心翼翼。


宋连元让他过年跟徐西临一起回去吃饭。
……


为避免尴尬,两人仿佛达成了“默契”,都没怎么互相问候,只简单讲了几句。


挂断电话,宋连元不大乐意地嘀咕了一句,“都说打给徐西临就行了……”


高岚狠狠地瞪了过去,“那能一样嘛?人第一次来家里,你这当哥的不尽到礼数像话吗?”


“又不是带结婚对象回来……”


“怎么就不是了!”高岚抱着孩子起身...

一口獠牙的小甜甜:

“吁——”沈易上气不接下气地跑过来,“子熹!子熹!”


顾昀拿着千里眼,头也不回地“嗯”了一声,眼睛仍没离开蛮人那一队悄然离开的斥候:“十几大车的紫流金,地上的车辙一掌深,好!好个北八郡校尉,好大的胃口,好大的胆子!”



那是元和三十五年,顾昀接到密旨,前来北疆,寻访流落民间的四皇子下落。


四皇子生母是北蛮人,顾昀从小耳目受损,都是拜蛮毒所赐,整个玄铁三部,没人敢触他的霉头,可皇上他老人家就敢。


元和皇帝的意思很明白,小皇子流落民间多年,一下子让他惊逢剧变,心里一定惶惑不安,叫顾昀护送他这一路,也是结个善缘...

给你一点甜甜

照影归:

整理了皮皮书里一些甜甜的表白


祝大家新年快乐❤每天都甜甜的:D


《过门》


1.狗只能活十几岁。
灰鹦鹉的寿命有五六十年。
父母不可能跟你一辈子。
“我一辈子都爱你。”


2.窦寻缓缓地说:“我前前后后浪费了这么多时间,绕了十万八千里路,刚刚才患得患失地回来找到人,要是万一有什么事……”
他说到这,话音顿了一下,随后抬眼看向宋连元:“所以从今往后,我不会退让一步,谁拦着都不行,我不管别人怎么看,他自己说‘不’都不行。除非我死了,不然我跟他纠缠到底。”


3.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,哪怕淹死在水中央。


4.你回头看我一眼,现在让我爬到...

©小楼又东风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