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楼又东风

光怪陆离

小强盗日记[原创]

「弄喵的白雪岚日记真的有酸又萌,看了忍不住自己也想写一则。不及弄喵的百分之一,见笑了。」

四月廿八日  晴转中雨

今天上午的课程冗长而无趣,宣小爷

们却听得津津有味。我在后排盯着他

看了老久,被先生点了名。

班上的同学都转过来对我哄笑,只宣

小爷们一人,轻飘飘地瞥我一眼,清

冷得很。

始料不及的,临近放学下起了瓢泼大

雨。同学们惊慌失措,独独宣小爷们

心中焦虑,脸上却不显露。我脑中念

头一闪,听差备下的伞终于派上用场

了。

看宣小爷们那弱不经风的身子骨,顶

不禁风吹雨淋的。我山东的爷们儿,

什么风吹日晒没受过,就他金贵。

打铃了,...

徽月‖越苏小札

*有参考hita的古剑同人歌曲「守候」的歌词,如有不妥删除。
写的不好希望小可爱们包涵(๑•̀ㅁ•́๑)✧
明天考文综,觉得自己在作死。

昼夜平,水始涸。

已经是陵越当上掌门的第十个秋天

三年之约早已成为过往云烟。等待成了习惯。

有时候他来到菊黄爬满地的花坞和他一同享那樽绿蚁醅;有时候他心血来潮做好他爱极了的那碗鸡丝粥,等到草木灰也冷,一同倒掉;有时候他特地在筵上多备一副碗筷,席间弟子窃窃私语,只有妙法长老懂。在陵越的心里,那个人一直都在,从未离开。

秋夜骤寒,漏频转,剪灯支起暖簾。栏外竹影摇曳,湿气凝重,徽月瑕光,映衬着露珠如同玓瓅。

回忆氤氲在这个寒夜昆仑后山。

有个眉心朱砂的少...

青玉案·元夕‖尘远小札

*ooc到炸裂,如果雷到小可爱们了,那不好意思。不喜欢千万别告诉我,我会哭。

春光融融,莺啼燕语。

宁致远伏在书案上,百无聊赖地望向窗外。枝头雀跃的鸟儿,衬出一树热闹非凡,像极了舞榭歌台卖弄嗓音的歌女,洋洋得意地在枝桠间上窜下跳。

心烦气躁听了一番婉转,宁致远看见府上的一帮女佣前呼后拥地来到花园。

宁佩珊紧随其后,踩着步子在一旁千叮万嘱:“那件订着花珠的衫子晾晒时给本小姐当心,珠子落了一颗我可不轻饶你们,那可是我和轩哥哥的元宵夜看花灯的衣服。”

女佣人们颤颤巍巍得牵开了缀满珠子的蜜粉色短衫,驱赶着枝头叽叽喳喳的鸟儿。

看着一脸见怪不怪的宁致远,宁佩珊踱着步子走了过去。“哥,元宵节灯...

图源自微博~

蜜糖小札01(苏凯文&许诺*感冒与冰激凌)


白露过后,开学已经一周了,秋老虎似乎气焰有所收敛,接连几天都是阴雨连绵。

许诺还没来得及适应开学脚不落地般的忙碌,就发现自己感冒了!明明一米八腹肌犹在(虽然不及苏老师)的阳光青年,竟然跪伏在空调脚下!

苏凯文当晚便帮他向导师请了一天假。摸着许诺因为蜷缩在沙发而微微卷曲的头发,凑在他耳边道:“全班就你傻,18℃的空调偏偏要挡在风口吹。”

许诺听了心里泛着委屈,小声嘀咕:“明明是因为那天晚上你抱着我不放,非要再来一次!早上我差点迟到!幸亏还剩一个位子......”

苏凯文听着许诺的辩解,心也顿时化作一滩水,可嘴上还是不能饶过他。“小笨猫,坐在空调旁就不知道把温度调高么?”说着又是心疼怀里病...

【织】02 瀚x超

chepter 2.
*

工作日的第一天。

天气出奇的好。晴空万里,明镜般透澈。

项允超坐在办公桌旁,批着文件。助理徐峻进门,递来一封白色信件,“项总,这封信是直接放在收发室的,除了收件人你的名字外,什么也没有。”

拆开信,只有三个遒劲的钢笔字。“锦屏藤”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沔阳市实中的锦屏藤,盛夏时节,一帘拢一帘,长得极其茂盛。

那还是夏日的体育课。

项允超一句话也没说,把何瀚从篮球场拉到校园假山后那个人迹稀少,长满藤蔓的树丛后。何瀚刚打过篮球,额角渗出细密的汗珠,喝过冰水的唇红得刺眼。白衬衫的纽扣解掉一半,衣料紧紧贴在身上,...

【织】瀚x超

第一次写文&发文。ooc怪我,坑品文笔质量都不保证哼(ˉ(∞)ˉ)唧

chepter 1.

霓虹灯一簇簇亮了起来。
*

项允超取了隐形眼镜的眼睛,所见的一方车窗前,一片模糊。张灯结彩的马路上,轻度近视的眼睛看着光斑交叠,一重一重,浓得化不开。

这是第几次见“预备”女友来着。项允超看着转动的仪表盘想。

从接手父亲的公司开始,母亲就忙着遍觅群芳。今天是娴静端庄的冰清,明天是灵敏乖巧的玉洁。他始终没有明白这些浓妆艳抹长同一张脸的“千金”有哪点不同。

车开到大厦前,项允超下车将车交给车僮,径直走进灯光璀璨的大厅。

衣香鬓影,声色流转。大约是哪家包下正厅举行宴会吧。项允超眯缝着眼,朝扎堆的人...

©小楼又东风 | Powered by LOFTER